http://www.davincurriephotography.com

王安石《伤仲永》感叹仲永由天资聪颖沦为王安

  古人为文,十分注重立意。“意”是作者在文意中所表现出来的基本思想,文意不明,文章就失去了中心。黄子肃在《诗法》中说:“意者,王安石伤方仲永一身之主也。”李渔也云:“古人作文一篇,定有一篇之主脑“(《闲情偶寄》)以上两说,都强调了写文章要以立意为主。王安石伤方仲永王安石的《伤仲永》,其“意”就在标题中的“伤”字上。“伤“是哀怜惋情的意思。尽管在正文中不着一“伤”字,但细品文味,全篇确是以“伤”字来构筑布局,其叹惋之情贯注始终。

  文章中“伤”字所表现出来的感彩,可从以下三个方面来:一“伤”仲永被“捧杀”,当仲永才华初露时,“邑人奇之,稍稍宾客其父,或以钱币丐之”。邑人的行为,虽然其中体现了对小仲永的爱怜和赞誉,但由于所采取的方式不当,即宾客其父,钱财相赠,这样,不仅萌发了仲永父亲的,而且了小仲永聪慧过人的天资,使之成为满足人们好奇的玩物,从而促成了仲永的逆转。二“伤”仲永父因“利其然”而“不使学”。

  仲永五岁时,天资聪颖,“指物作诗”,才能,受人称赞。可是他父亲以为奇货可居,把他作为获取钱财的资本。文中“父利其然也”一语的“利”下得很有分量,突出其父“不使学”的原因,并暗示人们急功近利对人才所带来的危害。仲永不能学习,得不到后天的培养.知识当然不会有所长进,那么这位早年颇有盛名的“神童“,逐渐就是必然的了。为利是“不使学”的原因,王安石伤方仲永而“不使学”则是智能每况愈下的关键,同时也是令人伤悼的基础。

  三“伤”仲永终于沦为平庸之人。文中作者以简明的笔墨,写出了仲永变“前时之闻”,已经是了。最后写七年以后,问及情况时,人们说仲永“泯然众人矣”。“泯然”是消失的意思说明仲永虽至弱冠,正处风华正茂之时,却智能全失,沦为众人了。作者通过一“闻”、一“见”、一“问”,极为概括地勾勒出了仲永变化的清晰轨迹,有力地阐明了一个的道理:人的知识和才能是后天学习取得的。即使有仲永这样的天赋、“通悟”.如果“不使学”也将一事无成,沦为平庸之辈。至此,点明了“伤”字的旨意,表达了作者无比哀怜的感嘴之情。

  由于“伤”字为全篇立骨,并贯穿始终,因而文中所摄取的材料构筑布局时,就可以“因题为局势“(刘熙载《艺概》),即以文章立定之意,来确定行文的章法。为了突出哀怜之情,作者有意采用了欲抑先扬的笔法。文章开头,先以之笔极写方仲永的“通悟”。他聪慧过人,使家人、乡人都感到奇异,这是扬。此处的扬,为后文的抑作了有力的反衬。接着写其父的,为了图利而“不使学”,导致方仲永天赋的。所以在最后的文字中,作者以自己的亲历亲闻,出方仲永沦为庸人的过程,点明后天不学所带来的悲果,这是抑。

  如此行文,转换自然,跌宕生姿.照应周严,脉理分明,而且由于抑扬变化是在“伤”字的统摄下推衍而出的,因而一扬一抑的强烈对照,也就把作者的伤怜之意表现得异常鲜明突出了,从而为我们出这样一个真理:天赋不可恃,学习是根本。这就使全篇文理显得极具有力和性,言有尽而意无穷,给读者留下了反复思考的余地。所以沈德潜在《唐宋八大家文读本》卷三十中深有感触地说:“劝学之语,婉转切至。伤仲永,不独为仲永也。聪明子弟,宜悬为座右箴铭。”这句话道出了本文所叙事中深刻寓意的普遍价值。

原文标题:王安石《伤仲永》感叹仲永由天资聪颖沦为王安 网址:http://www.davincurriephotography.com/jishiyouxi/2020/0316/99.html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