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davincurriephotography.com

两个月赚十多黄鳝门主播万!“黄鳝门”女主播

  去年3月,一位网络女主播把黄鳝塞入自己的视频在网上发酵,掀起热议,被称为“黄鳝门”。

  “黄鳝门”事件涉及的“女主角”姓张,江西人,20多岁,相貌属于在人群中并不出挑的那种,但去年她的“昵称”和“黄鳝门”曾一度成为热搜。

  诸暨警方发现,她和他们正在调查的老虎直播平台有关,“她当时在平台上做主播”。

  当时,诸暨警方在网上发现,有人在卖老虎直播的会员账。这个直播平台为了逃避机关打击,“限”供应,有的人就看上这个生意,一个卖30元,而这个直播平台上有的表演。

  平台分为四个层级,分别是投资方、运营团队、“家族长”(负责招募主播进行表演)和主播(让用户以赠送礼物的形式对她们打赏),层级分明,分工明确。

  办案说,平台是在菲律宾,“他们以前也是做涉黄直播平台,被打击后,搬到了境外”。

  据调查,老虎直播是去年2月搬到了菲律宾,黄鳝门主播经过筹备在去年3月15日上线日案发,平台累计充值金额超过700万元,注册会员108多万人,涉黄女主播达200多人。

  警方还了主犯方某、戚某等,他们是平台幕后人员,20多个女主播和10多个“家族长”被抓。

  张某原来在桐庐打工,后来改做淘宝,生意不太好,事发一年多前,看到在网上做女主播蛮容易的,就开始尝试。

  刚开始,她在直播平台做直播时,也就是唱唱,跳跳舞,看的人也有,但说到粉丝,量少,“刷礼物”的也少,但“刷礼物”对女主播来说,却是赚钱的唯一渠道。

  当时,一个姓陈的男人找到她,约她去做主播,在网上的“主播圈”,像这样带人加入直播平台的被称为“家族长”。

  陈某作为“家族长”,手下掌握着几十个女主播,他带着她们加入老虎直播,他和平台约定分成比例。

  一般,如果主播直接找平台是5:5分成,而“家族长”带着去,主播和平台分成是6:4分成,相对于单打独斗,主播找“家族长”做靠山,黄鳝门主播可以多分到一点。

  “平台和‘家族长’是相互利用的关系”,诸暨市治安大队丁超说,根据调查,直播平台开出来后,会在网上做推广,老虎直播是一个新的直播平台,但运作人员之前也是做这类直播平台的,被警方打击后另起炉灶,手上也掌握一批“家族长”的名单。另外,“家族长”看到推广后,也会主动联系平台。

  平台和“家族长”每天结算,对平台来说,他们跟“家族长”结算更方便,也方便他们“管理”。

  平台、女主播、“家族长”三方按“刷礼物”来分成,一般,黄鳝门主播平台可以拿30%,女主播拿60%,“家族长”拿10%。

  观众给女主播刷礼物时,要先花钱买游戏币再买礼物,一元钱可以买10个游戏币,礼物从低到高,从“黄瓜”到跑车,现实中所需现金从5角到1314元,要送女主播“跑车”需要花1314元才可以买到。

  带张某入驻老虎直播的陈某,也是江西人,但他和张某并不认识,平时都是通过网上联系“业务”,他也是在网上看到张某的视频,主动联系,发展为自己主播。

  从张某入驻老虎直播做主播到案发,还不到2个月的时间,就靠在网上直播赚了10多万元。

  其中,在老虎直播上赚了2万多元,其余七八万元都是她业余时间赚的“外快”。

  做女主播后,因为尺度大,表演嗨,张某有了自己的粉丝群,“她在网上做直播时,会给刷礼物的粉丝留下自己的微信和qq”,丁超说,他们调查发现,张某的QQ粉丝群有两三百个人。

  一般,刷礼物刷到500元以上的才有资格受到张某的“格外关照”,得到她的QQ。平时,张某发点小视频到群里关系,和粉丝互动,粉丝开心了,就赏个红包,几百几百的,这比她做女主播更容易赚到钱。

  去年3月下旬的一天,有粉丝提出让她把黄鳝做道具试试,还给她包了一个红包,张某又拉了一个小群,每个进群观看的人要交几十元门票费,才可以看。她本来还想着以后要把这段视频放到微信粉丝群,再赚一笔的。

  张某被抓后说,虽然知道这么做不对,但又觉得自己表演都是戴着面具口罩的,也不会被人认出来,而且来钱快,觉得这样没关系。

  据了解,网络平台为了吸引人气,也给入驻女主播打;而女主播有了名气后,看到新出的平台提成高,带着自己粉丝“转场”也是常有的事,私下建小群赚“红包”“打赏”,让她们来钱更快。

  对“家族长”来说,他们平时也就是和手下的女主播网上联系联系,把平台转来的钱转给女主播就可以拿到不菲的提成,也是门“无本生意”。

  “家族长”陈某手下有一个女主播姓康,20多岁,安徽人,在苏州打工,她在网上了三四个女主播,结成小团队,她们在网上表演后,如果有人刷价值1314元的跑车礼物后,就和对方约线下会面。对方又叫上几个男的,几个人一起表演,拍成视频再放到网上,赚钱……

  据统计,去年,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已经达到4.22亿,在此案中,诸暨警方调查发现,老虎直播注册用户层次不一,各种年龄阶段都有,而从事表演的女主播年龄主要在20岁-30多岁之间。

  浙江警方一直严厉打击网上违法犯罪活动,今年年初,开始组织开展了为期一年的网上秩序打击整治专项行动,重点就是打击网络物品、网络组织表演等违法犯罪和整治网络直播平台。

  据统计,今年以来全省机关上门检查网络直播平台72家次、约谈46家次,指导企业处置违法信息30.49多万条、关停直播530个、关停违规账2万多个。侦络直播平台物品案件8起,抓获犯罪嫌疑人236名,打掉直播平台14个。

  “从利用网络直播平台、组织表演的违法犯罪情况来看,主要有三个特点:量大面广,危害严重;隐蔽性强,监管打击难度大;利益驱动,灰黑色产业链条已然成形。”浙江省网安总队有关人士说,与传统舞台式表演相比,利用网络直播平台组织表演、物品不受场地空间,受众面更广,一些网站甚至通过引流了多家涉黄直播平台形成所谓的涉黄直播,供观看者随意挑选,内容五花八门,涉黄直播平台软件通常采取分享App安装二维码方式,在QQ群、微信群等相对封闭的网络空间进行推广,不易被发现。

  同时,这些平台往往会将后台网站服务器架设在境外,两个月左右就会更换一次域名,灰黑色产业链条已然成形。

  除了平台开办和运营者、“家族长”、网络主播三个层次的角色所组成的基本运营结构,一些涉黄直播平台还通过在平台上投放非法进行导流牟利,更衍生出网络招嫖、网络赌博、网络、网络、网络黑客等违法犯罪活动。

原文标题:两个月赚十多黄鳝门主播万!“黄鳝门”女主播 网址:http://www.davincurriephotography.com/jishixingzuo/2020/0327/2919.html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