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davincurriephotography.com

谭晶退赛但对音乐审美的才是《手》的最大争议

  2月24日晚间,网友发现《手》的两大播放平台有关谭晶的所有视频全部下架,而谭晶也在微博发声,表示自己已经退赛。有关谭晶退赛的原因讳莫如深,谭晶为什么退赛所有的一切都来的太突然。

  2月24日晚间,网友发现《手》的两大播放平台有关谭晶的所有视频全部下架,而谭晶也在微博发声,表示自己已经退赛。有关谭晶退赛的原因讳莫如深,所有的一切都来的太突然。

  对于节目而言,节目组在手忙脚乱之外,意外获取了又一次关注。相较上一次孙楠的突然退赛,这次没有了“汪涵”出现来一次精彩救场反转剧情。

  平心而论,《手》作为一档音乐类综艺节目,无疑是成功的。“《手》无论是在制作,还是音响、灯光、舞美等方面是我见过的最精良的节目。”刚刚参加完的乐评人、百度音乐总经理王磊说,而这也一直是让对其不吝褒的地方所在。

  不过,从“音乐”层面对其审视的话:表演大于音乐、炫技重于内容。这本无可厚非,要知道,《手》先是一个综艺节目,然后才是一个音乐节目。综艺在前,音乐在后的设定,也未能让其免俗,收视率、话题、眼球、娱乐才是这档节目的底色。

  昨天,关于谭晶在《手》上的片段被全部下线的消息在网上发酵,原因扑朔迷离。今天上午,谭晶为什么退赛谭晶发微博报平安,随后正式宣布,退出《手》,“我将继续自己的音乐,去创作和发现更多好作品”。

  或许,永远无法得知,但可以预见的是,因为谭晶的离开,《手》的创造力再次黯然失色。

  洪涛曾说,“知名手都有一个心理魔障,那就是怕输,更怕败给新人,这是大家普遍都有的心态。”结果可想而知,打安全牌不约而同成了比赛手们的锏。所以李玟不管唱什么都搞成了“欧美味儿”,苏见信不管唱什么都彪高音,不管唱什么都各种炫技

  但这种结果无可奈何,因为很多想要突破自己的手最终面临的结果大有可能就是被淘汰。

  当杜丽莎演唱《Vincent》,而不是功利性地讨好观众选择凸显唱功的大时,结果:淘汰。当“大”谭晶去尝试不同风格,多元化的《定风波》、《欲水》时,结果:名次不尽人意。

  “大家对谭晶有一个界定的印象,就是你应该唱《九儿》这样的,唱的反而没人对她表示赞赏。”乐评人流水纪认为谭晶的勇气特别难能可贵,“很多创作型的音乐人,都不会有这样的勇气。”

  只是变化来得太快就像,名次还算不错的谭晶出乎意料得就消失在了《手的》舞台上,这让《手》的创造力再次减弱。

  而说起林忆莲,会想到“华语乐坛的造乐者”,她风格多变,爵士、摇滚信手拈来,当年金曲的专辑《盖亚》更是打破,与电子、以及大胆的东西做结合。而现在《手》舞台上我们看到的她,演唱的还是记忆中的《至少还有你》里的林忆莲,听说接下来会尝试摇滚,不知道观众会不会接受这样的她。

  也许情况如草莓音乐节创始人之一,乐评人丁太升所讲,“越发感觉,大多数手都输在了“审美”二字之上,有天赋的人不少,有技巧的人也不少,但是有审美的手真是不多,若在有审美的手中再找找有文化的身影,凤毛麟角。”也许,还有一种可能,手的“审美”是为了愉悦大众。

  记得在《手》第四季之际,其中的乐评人曾说,“不管我们今天用再大牌(的手)也好,或者你再不理解的人也好,我们更要思考的是,是要取悦大家,还是引领大家的审美。”

  先来看看国众审美的特点,通常情况下还是习惯于主副循序渐进,UP 向上的曲演唱方式,即飙高音。当然,审美不存在非黑即白的评判标准,欣赏高音并没有错,可是如果将其视为唯一的审美则就显得过于狭窄了。

  而在《手》这样讲究现场气氛、感染力的节目上,高音自然不失为一种high翻全场,达到竞技效果的有效方式。时间跳转到2013年1月份,《我是手》第一季在湖南卫视亮相,身怀高音绝技的黄绮珊一飚而红。

  紧接着第二季被称为“巨肺天后“的邓紫棋以同等方式大火,后来韩红凭借高入天际的嗓音拿下第三季冠军一时之间,高音成了手上“正确”的标配。

  前不久,丁太升在《奇葩大会》上也提到了类似问题,他觉得《手》所的一些音乐审美是有问题的,“(而对于手)既然你登上了《手》这样的舞台,拼的就该是更高层次的内容,如果一味拼高音,那么这个节目也就失去了意义,而对大众的审美起不到丝毫有意义的影响。”

  如小娱所见,《手》现在在阵容的选择上,像乐评人流水纪所说,已经尽可能做到多元化,所以才有了赵雷、李荣浩,结果却不尽人意,他们的出现其实更多是节目的品,留到舞台最后的主要还是那些善于炫技、表演以及飙高音的手。

  “就是把完全不具可比性的一群手堆在一起愣要比出排名的一档节目,徐佳莹并不是那种以所谓唱功见长的手,谭晶为什么退赛相比之下黄致列更“会唱”,更会表演,但你能说谁唱得更好?在某种情况下也许他们分别都是好手,但在一些庸俗的场合,显然黄更能俘获粉丝们的芳心。”丁太升在微博写到。

  对于赵雷的刷屏,王磊感觉最深的是遗憾,觉得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大众审美的干涸,“国内有很多类似好听的曲,但大家都没有去发现,所以当出现《成都》这样的,就一哄而上觉得好听的不得了。”如此看来,飙高音被大众所追捧同样反映了大众审美的匮乏。

  除了迎合大众审美外外,《手》的另一罪便是团队对手的选择或者偏好上也对大众带来了一些。

  “现在一些手对于唱的理解,很像乾隆瓷母瓶,做工看起来非常夺目耀眼,各种细节都无比精良,甚至从技术的角度去看去的话也相当有说法,总之异常饱满,连点儿留白的余地都没有,但是听起来怎么就那么低廉,可是就偏偏热捧这样的人,大概这也算得上是当下坛的一种畸形与病态审美。 ”丁太升指的是。

  乐评人坊则认为在演唱、技术层面无可挑剔,问题是审美体系的落后,他举了其在曲中加入rap的例子,“他对说唱还停留在上个世纪的认识中”。

  但在普通大众眼里,也许这就是好的东西。因为他们不知道深刻的东西是什么,即使你给他传递的东西即使很浅、很烂,受众就处于被喂养的状态,给什么接受什么。

  “《我是手》这样的节目,能放大手的缺点,更能放大手的亮点,甚至还能潜移默化影响观众的审美点,简单来说,观众情感一旦被带入,则决不能不同声音的否定,这也是电视娱乐节目的之处,更简单的说,这也是受众的可悲之处。”丁太升说。

  还好,可以聊以慰藉的是,《手》将赵雷、李荣浩这些身负才华的手终究未被埋没。“大家都会《手》是一个吸睛平台,只要你在镀了金,不管怎样都会身价倍增,我觉得这对乐坛的繁荣发展是个好事吧。

  演员拍个电视剧就赚个几千万,而很多手却活得特别苦,像赵雷这样的手,如果很有才华的话,大家一定不愿意他活得穷困潦倒。”流水纪告诉娱乐资本论。

  目前,据网易云音乐数据显示,赵雷专辑销售量已经突破30万,在他首登《手》之前,这一数字为14.2万张。对于粉丝而言,赵小雷终于可以做个“有酒有肉有姑娘”的人了。

  “另外,《手》舞台出现了谭晶、李健、赵雷,大家见多了就识光了嘛。”不同于流水纪的说法,丁太升则倾向于“某个手火了对整个行业的作用并不大”,毕竟,他们对大众审美的影响往往昙花一现,过一段时间,就被忘了。

  谈及节目,流水纪希望《手》能够跳出安全线,让手们把他们的多面性发挥出来,而不是在五季之后,审美好像色块一样,都已经非常明显,“什么时候能把刻板的这种色块把它打破,让它呈现出一些别的色彩,可能这个节目就会有一些新的面貌出现了。”

  “我能理解看到小众音乐、音乐性更好的漂亮的那些东西没能成为大众的,但这就是永远的时代跟。”

原文标题:谭晶退赛但对音乐审美的才是《手》的最大争议 网址:http://www.davincurriephotography.com/jishijunshi/2020/0402/4554.html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